沐阡若

刺客列传2 天璇组灭后感

突然就想到之前有人给第一季的编剧姐姐发私信,问到了编剧小姐姐之前想写的结局。公孙没有被慕容离毒死,而是和陵光一起死于保卫天璇的战争中,执明最终一统天下,慕容离看着执明成为天下共主,而后远离朝堂,此后江湖不见。
天璇组被灭的实在是心累,等着km把刺客系列的剧拍完,编剧小姐姐写的小说就能看了

环佩叮当:

说得好。第二季完全没有剧情和逻辑这两样东西。说实话,我觉得就连慕容离这个角色也被ooc得好厉害。


夏阁玄之:




为何意难平。
因为天璇组实际上是综合素质和战力最高的组合。




陵光少年帝王心智果决,手段智谋一样不缺,甫一出场就是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姿态,轻描淡写一句“他们想死,就让他们去死好了”,举手投足都是霸气。




裘振(顾十安)有勇有谋,武艺超绝。凭一己之力潜伏他国,刺杀了天下共主,震惊天下。




公孙钤不用说,刺客一里全剧唯一当的起“光风霁月”一评价的正人君子,却不迂腐,恪守道义的同时还能进退有度。




就是这样一个配置高的可怕的天璇,最后被人像杀头猪一样的简单粗暴的灭了国。




而天璇组呢?




公孙钤光风霁月,一生光明磊落,最终死于自始至终满怀信任的友人之毒。




裘振倾尽生命为陵光换来世人口舌清净,第二季被强行拖出来再死一次,这次更好,亲眼看着陵光断气后自刎,实实在在的绝了生念,这次是死透了。




陵光呢?




第一季第一集一出场就笑的自信又霸气的,以无双智计一下子灭了两国,解了燃眉之急,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少年帝王,在裘振身死后一朝颓靡,浑浑噩噩的过了二十多集,却并不昏聩,再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该有的思量一分不少,该指出的问题一针见血。




第一季结尾,一身红衣的陵光惊觉有人来过,那时的眼波流转,分明就是第一集里的少年帝王要回来了。




可是呢。




这样一个风华人物,在第二季里被塑造成了一个有勇无谋,内心脆弱,儿女情长的小公主。




即使早知这剧已经定好了执离二人会是胜者,但对于陵光,更好的结局,应该是幡然醒悟,励精图治,用尽自己的智计筹谋为天璇子民周旋,而天璇的配置也完全够格成为在双方都精疲力尽的持久战后最后一个艰难被灭的国家。




到那时,陵光定不会苟且偷生,穿上王袍战死沙场也罢,留守都城嘴角含笑饮下毒酒也罢,在人世快意恩仇了一遭,有何不可?




可是最后,编剧选择了那么糟糕那么不体面的结局。意气风发的少年王,最后是在弹尽粮绝之下,穿着士兵的衣服,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万箭穿心。




而且是在裘振面前。




他历尽艰辛终于发现自己念了半生之人就在身边之时,恰好是他死局已定之日。




死的既不体面,也不豪迈。




甚至很不陵光。




唯一的安慰,就是裘振终究兜兜转转间,和他一起长眠。




至此,综合素质最高的天璇,被人用最不经推敲的计谋,像打筛子一样打掉了。




为什么说很失望,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天璇组灭后,现在抛开未出场且估计也生不出太多幺蛾子的开阳不谈,只剩下周估计就要杀青的遖宿,以及天权瑶光外加一个仲堃仪。




第二季被严重歪曲的不止陵光,还有执明,彻底被刻画成了一个纨绔子弟毫无脑子视国家大事为无物。




慕容离复仇本身没错,但是何止天璇,整个天下无数无辜之人被卷入,双白组和孟章之死为慕容离一手所为,公孙钤不用说,死的何其冤屈,而现在慕容离却是被两个国主捧在手心里的,天下间最无辜善良的谪仙。




毓骁人设太多模仿第一季执明痕迹,只不过是稳重一点的人设罢了。智计谋略不算差但也毫不出彩,被慕容离哄得团团转。但是遖宿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国家中国力最强的了。




仲堃仪,第二季莫名其妙多了帮孟章报仇的支线,其实在第一季中他后期人物是有明显黑化的,仲堃仪的性格特征是以自保为主,以自己的野心和目标为第一要务,倒没有特别大的忠义。属于利己主义者,但你也不能说他错。




现在发现了吗。




这个剧进行到现在,留下的,是这么几个人。




光风霁月的天璇组灭的如此惨烈,留下的,却是这样几个人。智勇双全的天璇三人组,最后却是输给了这样几个人。




更可笑的是,目前实力最强的遖宿,下周也要被灭了。




这乱世之下,兵分马乱之后,最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留下了这么三个人。一个自诩复仇却将天下搅乱,一个叛国逃脱担着不义之名,一个呢,呵,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




而智计双全的天璇组,最后居然熬不过一半。




不可笑吗。




有人说执明之后是要一鸣惊人天下知的,那么有个问题,凭什么,这个能这么耐心的等待着执明一鸣惊人,等待着他突然崛起的这个天下,却不愿给根本不需要浇水灌溉耐心等待,而是本身就风华出众的天璇组一条生路。




看剧就怕投入感情,更怕智商不够。比如现在,就感觉智商就不够用了,还有不少想法不知怎么表达,也有一些干脆在过程中忘了。




可是,写一个小小的剧评都会让人愧于智商或文笔不够。




可笑啊,夺天下,却不需要一点智计,好像孩童嬉戏般轻松。




愿天璇组安好。







注:所有不针对演员,仅针对角色。不强行上升三观,更多的讨论合理性与人物能力高下是否一脉相承且自然,请不要过分敏感。


其实认识陵光不算很长时间,我是今年寒假才认识的,闺蜜安利我说陵光长得符合我的审美,就看了。一开始就觉得他是个很霸气的帝王,敢于行刺共主,也不吝惜瑶光的王室,他只在乎他在意的其他的一概不管。所以,会心疼他在裘振自杀后颓废,会希望他振作,可是,他一直也没有忘记他的江山,虽然不爱看奏折,可智商也一直没有下线。
再后来,看到2要拍了,陵光会死在第二季,莫名有些心疼,第一季开始还是个剑指天下的帝王,怎么第二季连自己的国家都没保住?然后直播时大峰隐晦的说自己会万箭穿心,今天看到了成片,心疼到不行,我的王,那可是翱翔于天空之上的朱雀啊,结果,就。。。。不说了
最后,陵光,再见。大峰,加油。没办法陪陵光的,只能陪你了,以后得的路一起走

额。。。鋆帆们去寻艺签个到吧

梦里相思不负【下】

第三世
吕鋆峰从小都在做梦,梦里有一个身穿墨色衣服的大哥哥,对他笑的很是温柔,可惜却一直看不清面容。梦做久了,对人肯定会有影响,再加上父母的期望,大学学的就是历史。

新生报到那天,在高铁站外看着拖着两个行李箱的吕鋆峰,有个漂亮的小姐姐朝他跑过来问道:“天大的?”

看着吕鋆峰愣了愣点点头,小姐姐又问道:“哪个系的?”

“历史系的。”

“又不是我们系的,朱戬,快过来,你们系的。”

那边叫朱戬的闻声抬起头,走过来,笑着把手揽在肩头说道:“历史系的?跟哥走吧。”

吕鋆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朱戬好像就晕乎了,反正反应时过来到了学校,朱戬提着自己的另一个箱子帮自己注册报到,然后又送自己回宿舍,这会倒是不好意思了,说:“学长好,你要不要喝点水?中午了,要不一起吃个饭?”

朱戬看着这个笑成小包子样的小学弟,突然就想咬他一口,笑着说:“可以。”

朱戬趁着吃饭的时间套到小包子大名叫吕鋆峰,专业也是考古,和自己一样,爱好也差不多,饭后,两个人互留了手机,加了微信,约着有空一起玩。

那天,吕鋆峰又做梦了,梦里除了那个身着墨色衣服的人,第一次有一个身着紫衣的人,两人一起坐在亭中好像在看什么,关系很是亲密的样子。醒来后想想,自己还真是魔怔了,自嘲的笑了笑,放平了心也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大学生活和自己想的所差无几,直到有天去旁听大三的课,坐在教室后面却看到旁边就是朱戬,便走过去打了招呼。朱戬见他没课本不方便,便将自己和课本都挪到了他身边,课间聊天发现在,自己这小学弟简直就是钧天史的小百科,难怪这课听的毫无压力。

旁听了一学期的课,两人的关系倒是更亲近了,常常天天黏在一起,直到某一天两人一起在食堂吃饭,朱戬的舍友看到朱戬一人坐在桌边,桌上却有两份饭,想到朱戬这学期老是不在宿舍,便凑到桌边问道:“等女朋友呢?让我们看看呗,不厚道啊,二狗子,交了女朋友还瞒着我们。”

朱戬一脸懵逼,“不是女朋友,真不是女朋友,一学弟,大峰,就是常常去蹭我们课的那孩子,你们认识啊,他汤蹭到衣服上了,去收拾衣服了。”朱戬解释的一脸无奈,舍友一脸你接着编的表情就是不听,结果那边吕鋆峰从洗手间过来了,疑惑看着桌边的人,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朱戬看到他,赶紧站了起来说:“大峰,赶紧的,这几个非说我在等我女朋友,给我证明一下,我这不等你了吗?”

吕鋆峰愣了一下,转眼间就懂了事情的来去,突然间笑的一脸狡黠,朱戬直觉不好,但也拦不住他了,吕鋆峰清了清嗓子说:“是我和他一起吃饭,可是,饭后他好像约了系里一个姑娘。”

舍友再看时朱戬一脸嫌弃,交了女朋友也不说,小学弟才是个实诚人,几个人便直直的问他,朱戬的女朋友长什么样,性格怎样。吕大峰同学本来只是想整朱戬,这会儿只能半真半假的往下编,舍友倒是深信不疑,却没注意到朱戬在眼眸中深意。

饭后,吕鋆峰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指着它说:“我先回宿舍换衣服,你先去图书馆吧,到了我去找你。”

朱戬摇摇头,说:“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手机快没电了,去你那充会儿电。”

到了宿舍,吕鋆峰先给朱戬找了充电器,然后就去衣橱里翻衣服,听到朱戬问道:“你们宿舍怎么这点没人?”

“哦,这不放元旦嘛,一个去邻市陪女朋友了,一个回家了,还有一个好像出去玩了,怎么了?”吕鋆峰答的漫不经心,丝毫没注意提问题人目光越来越深。

朱戬边去关门边问道:“所以,你们宿舍这几天只有你自己了?”

“对啊,”吕鋆峰那句怎么了还没说出口,就看到朱戬倚着门,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深意,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朱戬痞痞的一笑,走过来说:“这会儿知道怕了?刚才在食堂可不是这样的。”伸手摸着他的头发,继续说“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了?还个挺高的?短头发?人挺好看的?说吧,准备怎么赔我一个女朋友?”

吕鋆峰这会被朱戬摸头发摸的都要吓死了,“我,我,我把我们班的女生介绍给你。”

朱戬听了这没过脑子的回答,笑的更深了,“哟,你们班还有女生呢?蒙谁呢?我可是和你上过课的,你们这一届的考古可真是个和尚庙呢。”

吕鋆峰本来就蒙着呢,朱戬的手又摸上了他的脖子,再看着朱戬就再自己身前,不由的往后缩,直到靠到墙边,无法直视朱戬的眼神,头只能偏到一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就像一个被调戏的小姑娘。朱戬继续在耳边低声说“怎么赔啊?小meimei”

吕鋆峰感觉自己要疯了,“我,我把我自己赔给你。”
朱戬听了这话笑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吕鋆峰看他笑成这样,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我,不是,我,”

朱戬拉过他一起坐在地上,轻轻的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认真的说:“我喜欢你。”

吕鋆峰刚刚恢复的智商,啪,又掉线了,完了,自己好像要栽到这了。所以,在朱戬问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时,自己又点头了,可是,那么高兴的心情是怎么回事?仿佛等了很久一样。

被朱戬这么一闹,两个人也没去成图书馆,中午吃的有点多,吕鋆峰有点食困,便回床上睡了,朱戬坐在床边守着他玩手机,不知怎么也睡着了。

吕鋆峰在梦里又看到了那两人,不同的是朱戬也在他身边,两人看着亭里的两人。有几句话隐约传入耳中,恍然间听到墨色衣服那人叫紫衣人“小陵光”,又见他衣摆之上又有朱雀图腾,朱戬小声的在吕鋆峰耳边说:“紫衣服的人是谁?”

“我猜可能是钧天史里的,”

两个人自以为小声的交流,却不想紫衣人直接朝了两人藏身之处掷了个茶杯过去,厉声问道:“是谁在那?”

两人直觉不好想跑,这一吓竟是被吓醒了。醒后才知道两人确实进入了同一个梦境中,吕鋆峰爬下床将自己整理的资料翻出来,递给朱戬说:“紫衣人若是没猜错应该是天璇王陵光。”

朱戬翻着那一沓资料,详细的记载了钧天史中启昆帝登基开始,到瑶光王慕容离离世近百年的事,还有一些近代的考古资料,最后是一些素描画,看时间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朱戬敲了敲画问道:“你以前总是梦到吗?”

吕鋆峰摇摇头,“也不是总梦到,以前梦里只有一个人,遇见你后,开始梦到那两人,今天是第一次看的清脸,能听的说什么。”

朱戬点点头,看着资料里文件,说:“天璇王陵光墓是衣冠冢吧?会不会是找错了?”

“没找错,之前挖到的确实就是,那墓就是衣冠冢。墓里棺椁上有朱雀图腾,肯定是天璇王陵墓,墓里还有陵光的私印,应该就是衣冠冢。”

“瑶光史上说瑶光王慕容离记恨陵光攻打瑶光郡时太过暴虐,逼死瑶光王室众人,瑶光边境屯兵三十万,逼陵光自尽,陵光自焚于天璇王宫。可是,自焚的话尸骨也不应该不见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黑色衣服的人是谁?”

朱戬也摇头表示自己不知,两个人倒还像以前一样,天天黏在一起,偶尔朱戬也会调戏一下自家的小男友,然后就是期末考试,放寒假,让两人不得不开始异地恋。

寒假开始才两个星期,朱戬已经开始想念他的小包子了,可是快要过年了,谁去看谁都不现实,正在忧虑之下就接到了自家小包子的电话,吕鋆峰在电话那头开心的喊:“朱戬,快来接驾,孤王北巡了,还不赶紧迎着点。”

朱戬去了高铁站把人接过来,安置到家里,吕鋆峰拆开行李箱把一沓资料递给朱戬说:“有没有意思去看看?”
朱戬翻了半天,吃惊的问:“这谁的墓?不会是天权王执明的墓吧?这已经考古挖掘了?你怎么知道的?”

吕鋆峰点点头,“我爹赞助的第一手资料,现在虽然还没开棺,但棺外的陪葬品已经可以表示身份了”,接着从那沓资料里抽出一张照片,指着继续说:“你不觉得这棺木太大了吗?墓室的大小也有点怪。”

“天权王执明好像没有娶妻生子对吧?”朱戬看着吕鋆峰点头,接着说:“墓室的大小应该是可以放两具棺椁,现在只有一具,又这么大,里面会不会是两个人?”

“这?有可能吗?”

“有可能,执明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帝王不娶妻生子都干的出来,和自己的心上人躺在同一具棺椁里这种事不更是小菜一碟嘛。”

“有道理,那你去不去看看?”

“去,可是怎么进去啊?”

吕鋆峰傲娇的指了指自己,“包在我身上。”

两天后,吕鋆峰带了朱戬去了考古挖掘地,吕鋆峰的父亲吕教授是这次考古的负责人,因为吕教授的关系,两人也换上了工作服,帮忙清理墓室并整理墓室中出土的文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去了一次挖掘现场后,吕鋆峰就整宿整宿的做梦,除了朱戬外谁都叫不醒,医生也不知怎么回事,更重要的是,离开朱戬很快就会睡着。朱戬想带吕鋆峰先回自己家养几天,却发现吕鋆峰离开挖掘现场太远连自己都叫不醒,没办法下朱戬只能天天带着神思恍惚的吕鋆峰去挖掘现场。

朱戬看着吕鋆峰把包子脸都瘦没了,心疼的把他搂在怀里说:“早知道就不该让你来这,现在,走都走不了。”
吕鋆峰拍拍他手臂示意自己没事,没一会,吕父手下的小研究生叫他俩过去,到那发现棺椁外面已经清理干净了,棺木的顶上竟然绘了朱雀和玄武两种图腾,朱戬捏了捏吕鋆峰的手示意他放心。等到棺木打开后,里面真的是两具尸骨,那两具尸骨十指紧扣挨在一起,这是执明和他没入史册的王后?清理棺内的时候,那小研究生发现了一对刻章,章上是“执明”,“陵光”。喊了大家看了,这才知道,怪不得陵光墓只是衣冠冢,尸身竟是葬在了天权王执明墓中。

清理工作还在继续,晚上照旧回宾馆睡觉,朱戬洗完发现吕鋆峰又睡着了,把他挪上床,盖好被子,掐了掐吕鋆峰的小脸,小声的说:“这毛病也不知以后能不能治好,放心,我陪着你呢。”也躺在床上睡了。

“醒了?你们两个终于来了,到叫我们好等?”

朱戬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一袭紫色的长袍,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王者气息,不确定的问:“你是陵光?”

陵光点头道:“正是孤王。”

正说着那边便有一墨色长袍的人走来,将手中的小盒子递于陵光说:“果真在那,我把他带回来了,你来吧。”
陵光打开了盒子,把“他”放了出去,没一会吕鋆峰就醒了。朱戬迟疑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陵光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事,他去了执明哥哥的墓里,不小心把其中的一魄留在了那,执明哥哥把他带回来了,你作为执明哥哥的分身转世,自然是除了你谁都唤不醒他。”

朱戬听了这话看着吕鋆峰的眼神恢复清亮,放下心来。问道:“那你们是有什么事要嘱托吗?为何总是进入大峰的梦境中呢?”

“本王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他过的好不好?”执明笑的略带一丝羞涩,“这些日子见不到我的小陵光,只能看看他的分身转世了,他很好,小陵光自然也会很好。”

朱戬听了点点头,看着吕鋆峰一直盯着执明看,便问道:“怎么了?”

吕鋆峰挠挠头问执明:“你是不是救过我,我记得小时候掉到水里过,差点淹死,可是,家里人都说我出现幻觉了,刚刚看到你,突然就想起来了。好像是从那开始,我就开始梦到你了。”

“是啊。谁知道那小子生的离你那么远,本王只能自己多照看一下了。”执明转头看像朱戬“你小子可要好好照顾他,别让本王分心,本王还要照顾小陵光呢。”

陵光拍了一下执明让他别乱说话,对他俩说:“执手不易,两位好好珍惜,人生不过百年,切莫错过。”陵光叹了口气,“我们送你们离开这吧,莫再来了。”说罢和执明一起送他们到了河边,伸手将两人推了下去。

朱戬从梦中醒来,伸手摸到手机,屏上显示着“4:30”,被手机光闪了一下,吕鋆峰迷糊的问:“几点了?”
朱戬伸手将他圈入怀中,“还早,四点半,再睡会吧。”
吕鋆峰转了转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了,朱戬揽着他偷偷的亲了亲他的额头,也继续睡了。

这次醒来后,吕鋆峰终于睡醒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整日昏昏欲睡。考古队过年也没休假,吕爸爸和吕妈妈都在考古队工作自然是在一起,两人这些日子天天看到朱戬对自己儿子的照顾,对于两人的感情也有所感知,但也不忍心拆散,便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答应了让他去朱戬家过年。

朱戬的家人都是很和善的人,年过得也很开心,两人的恋情家里人似乎是有所感觉,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成没看到。

生活就这样继续,家人对两人爱情的默许态度,也让两人执手相伴到老。

两人毕业后,都去了研究院,主要研究钧天史,并从事文物保护和复原工作。执明墓中曾出土一个精巧的金盒,盒子里封了一张锦书,上面写了他与陵光的往事,写了为何陵光墓只是衣冠冢,也写了两人为何会同棺而葬,锦书保存的很完好,争议了许久最终锦书也作为文物进行了展览,让世人都知晓了两人的爱恋。朱戬和吕鋆峰手拉手去看了展览,在那幅锦书前相视一笑,上辈子很幸福,这辈子也会的。
﹉﹉﹉END﹉﹉

梦里相思不负【执光】[中]

第二世
送走了这群历劫的仙官后,司命星君放了心,懒懒的坐在司命殿里喝着茶,历劫归来的向煦回司命殿报道,看了眼他们这一干人的星线,还没来记得及说,便看到朱雀殿的裘振也回来了,赶紧叫了司命星君过来,这可出大事了,司命星君看到执明陵光为首这群人的星线混乱的缠到了一起,大喊一声:“莫澜,你给我出来。”

本来慕容离该去天权怎么就去了瑶光,成了王子,以致向煦的报恩只能以命相抵。裘振倒是没去错,可陵光的知遇之恩也不用以命相还啊。他俩虽说还的重了,好歹倒也还了,可那些人怎么办?若是解不开星线有可能会影响成仙的,司命星君摸了摸额头的冷汗,看到站在一边的莫澜,让他赶紧下去帮忙拆开星线。

莫澜想了想执明和陵光的性格,就去天权吧,执明可是你自己说要找你的小朱雀的。这也是巧,天权执明身边有个郡侯便叫莫澜,莫澜直接将自己的神识附在了那人身上,进了宫才看到慕容离已经在天权了,执明身上那隐隐约约星线已经连到了慕容离,所幸连的不紧,不变成情线就有补救的机会。

这天,执明去了莫澜府上,看着莫澜坐在亭中对着一副丹青沉思,走进一看,画上是个美人,一双眼睛尤为漂亮,恍然间就看到画上的美人款款走下来,对着他喊:“执明哥哥。”

“王上,王上。”执明被莫澜唤醒了,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大大咧咧的坐在石凳上问道:“这画是你画的?画上之人是谁啊?”

莫澜摇摇头说:“回王上,这画不是微臣画的,是微臣府上一个画师,他身上银两不够他四处游历,知道微臣就爱这些,便委身来这做画师,画上是游历天璇时,得幸见到的天璇王陵光。”

“那陵光当真生的这么美?”

“这,画师说当真生的如此,只是他画技依旧画不出陵光的仪态,连容貌都不能全数表现出来。”莫澜一边说着一脸可惜了的表情。

最后,这幅画被执明带回来王宫,睡前看着这画,嘴里念着怎的生的这么眼熟,这么想着便睡了过去,梦里有个紫色衣裳的小人,看不清容貌,只有一双眼眸看的格外清晰。因着这事,这几日也忘了痴缠阿离,阿离也不来找他就坐在向煦台替他批阅奏折。

莫澜看着执明这幅模样偷偷的笑了,这画可是被自己施了法力的。可那边怎么办?自己就是只碰了一下啊。认真回想了一下,陵光隐约长着的星线好像连着的是裘振,星线还未长成情丝,裘振也已经回去了,但愿自己补救的还不晚。

盛夏已过,天气渐凉,天权靠北,是四国里最先进入冬天的,初冬一到,执明的生辰也就到了。自执明从莫澜府上拿走陵光的画像后,常常梦到一个紫衣小人,声音软软的唤他“执明哥哥”,执明还以为自己魔怔了,还请了人来作法也不顶事。今年生辰执明很想见一见天璇王陵光,或许见过,这些便不会再入梦境了。执明唤了莫澜来商议此事,莫澜引荐了那画师,画师说自己曾得陵光一诺,此事应该可以。

一月后执明生辰前昔,确实见到了陵光,在莫澜府上,陵光就坐在暖阁里烤着火,室内没那么冷,陵光也是穿了一身紫色衣裳,和画上一样。执明走上前,唤了声“陵光”

陵光抬起头,看着执明,四目相对,陵光突然就想到了画师画的天权王执明,很是熟悉的感觉,不知怎么就喊了声“执明哥哥”执明看着陵光如水般的眼眸,竟也应下了,回了句“小陵光”,气氛瞬间就冷了下来,俩人都惊于自己怎么了,直到陵光轻笑一声说“天权王执明?坐吧。”

两人从执明开始找话题聊到两国轶事,治国之道,直到有内侍进来把灯点上两人这才意识到已到傍晚,执明让内侍上了些酒菜,边吃边聊,吃到最后,俩人竟是有些醉了。执明在梦里终于看清了那紫衣小人的面容,就是陵光,还看到陵光眼里含泪的说他会记得自己。醒来发现酒桌边陵光也趴在那睡着了,不知梦到了什么,陵光脸上尤有泪痕,刚刚准备叫醒他,便听到陵光嘟囔了句“执明哥哥,你可要来找我啊”,听了这话,执明一愣,然后将陵光轻巧的抱回榻上,盖好被子。自己披了大氅走到廊下,自己和陵光此前绝对不曾见过,怎的这样熟悉,梦里的事究竟是是真还是自己太过情深以致出现幻想?可无论是真是假,有一点自己却可以确定,那便是自己喜欢上了陵光吧,执明活到这么大,第一次有了想要拼死保护之人。

执明生辰这段日子,执明算是赖在了莫澜府上,天天同陵光待在一起,两人的感情倒是梗进一步。慕容离一开始还以为是得了什么珍奇异宝不肯回来,后来庚辰报信才知,莫澜府上的人竟是陵光。好好的天璇王为什么会来天权做客,慕容离不想知道也不愿知道,只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执明生辰那日莫澜不在府上,便偷偷的潜了去府上看陵光。

陵光身着一袭紫衣坐于亭中赏雪,不管远观还是近赏,都是颜色无双之人,倒也值得执明这么上心。走进亭中看着那人说道:“在下慕容离,不知可否同公子一起赏雪?”

陵光微愣,继而点点头,想着这名字却是耳熟,问道:“慕容公子可是这天权的兰台令?”

看着慕容离点点头,陵光继续说:“副相他曾和孤王说过,兰台令大人胸有丘壑,风光霁月,也是世间难得之人。”

慕容离一边动手沏茶,一边回道:“公孙兄缪赞了,公孙兄才当的起这八字。”

陵光接过茶,品了一口,说:“茶品亦如人品,兰台令不必自谦。只是今日不是天权王生日吗?这时辰慕容公子不应随众臣一起贺寿吗?”

慕容离摇摇头说:“无妨的,时辰尚早,况且太傅也不愿多见我的。”

陵光看着面色沉郁的慕容离,想了想说:“公孙曾托孤王给公子带了东西,公子可愿随孤王一道取来。”

慕容离点头回道“恭敬不如从命”,便随陵光一起去了,陵光从内室取了一个小巧的盒子递于他,慕容离打开一看,里面小小的锦袋里装了一个平安符,还有一个两指宽的纸条,言明平安符的用法。慕容离将东西收好,掐着点去赴执明的生日宴。

陵光于执明生辰的三日后启程返回天璇,临别之时,执明相送,挥退众人后问道:“陵光可知本王心意?本王,心悦你。”

陵光点点头,说:“孤王知晓,只是陵光却暂时不能给你答案,最迟明年初夏,孤王生辰,请天权王到天璇一叙,到时陵光定会给你一个答案。”

送走陵光后,执明也不在像以前一样一见奏折就跑,也开始和慕容离一起看些奏折,对国事也上心多了。那日执明像往常一样来到向煦台,挥退了众人后,问:“阿离来天权多久了?”

“回王上,快一年了。”

“那阿离想要得到的东西,得到了吗?”

慕容离微愣,看到执明那双眼眸里满是认真,“王上,这是何意?”

“本王知道阿离是瑶光的王子。阿离,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王上,是何时知道的?”慕容离声音紧张的都不似自己的。

“阿离进宫之后,本王封你为兰台令之前,本王身边暗卫调查到的。”执明说的轻巧,慕容离却更加紧张。

“王上为何不早日拆穿我?到了今日却要拆穿?”

“以前本王总想着偏安一隅,世道如何乱和我天权毫无关系,现在本王心里除了天权还想多护一人周全,所以,今日也就不得不说了。”

“那人是天璇王陵光?”

执明点点头,说:“是他,阿离到今天这地步,陵光确实有错,可阿离若想要回瑶光故地,本王可以派人和陵光协商,帮你换回旧地。”

“王上,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我瑶光王室的众人就白死了吗?陵光他就不怕我瑶光王室之人去入梦索命吗?”慕容离气到满脸通红,连身子都微微颤抖着。

“阿离,这事终究是陵光对不起你瑶光王室众人,可陵光却对的起你瑶光百姓。阿离,天下大乱之后,首要遭殃的便是黎民百姓,阿离,你当真忍心?南宿毓埥若是可扶为共主,阿离自可去匡扶,若是不可,阿离若有一统四海之愿,执明愿去帮扶。”说罢,转身离开,只留慕容离一人在向煦台。慕容离紧紧握着自己的古泠箫,直到夜幕降临,联系了庚辰便漏液离开了。

第二日,内侍照例去向煦台拿奏折,却发现已是人去楼空,执明得到消息,叹了一口气,将阿离的事全告诉了陵光,阿离没接受自己的条件,那陵光便可能有危险,现在对自己最重要的就是陵光,他绝不能出事,自己为友为君,到底是对不住阿离了。

陵光回天璇时,也是莫澜送的,上次没有时间这次莫澜便要留在这多玩几天,陵光让焽栎侯陪同。自陵光从天权回来后,丞相是第一个发现陵光有变化的人,陵光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是沉于旧事,对于国事奏报也上心了,精神也好了许多,丞相看着甚是欣慰便问了,陵光沉思了一下,便将在天权的事情都告诉了丞相。丞相捏了捏胡子,叹了口气说:“王上,老臣已经陪了王上够久了,老臣希望王上能有人陪王上走接下来的路。”

听了丞相这话,陵光突然就豁然开朗,立即写了封短书,召了莫澜前来,请速他回天权交给执明。

莫澜领了书信就回了天权,过了有两三日,执明的飞鸽传书到达,又过了七八日,慕容离到达天璇去拜访公孙钤,公孙钤中毒陵光对外宣称副相中毒身亡,至此,慕容离消息全无。

一月后慕容离悄悄到达南宿,第二年初春,南宿攻打天璇,以慕容离为军师,在军中享有无上权利。天璇迎战却因无领兵之将节节败退,执明力排众议出兵联合天璇反攻南宿,两国联军倒也将南宿打回了陵水对岸。慕容离看着战败的南宿军队将怒气撒在无辜百姓身上,第一次想要问问执明,说的话可还算数,毓埥或许可为共主,但他的国家,他的士兵,却担不了这一统钧天的责任。

执明接到信时已经身处天璇,因着陵光生辰虽不准备操办宴会,但执明算是“自家人”便也过来了,执明将信件递于陵光说:“小陵光,这事怎么样?”

陵光摇摇头说:“孤王确实不知道,慕容离确有仁心,也有能力,胸中亦有城府,这共主之位倒也当的,只是,他能否善待我天璇百姓,这就不得而知了。”
执明捏捏他的手,说:“别多想,这事本王先应下了,有执明定在无人能伤到陵光。”

接下来的事,史书上说慕容离用两年的时间彻底取得毓埥的信任,成为毓埥之下第一人,用了一杯毒酒了结了毓埥的一生,整合南宿,成为新一任南宿国主,治下一片清明。第二年,南宿送国书予天璇,天璇还回瑶光旧地,南宿改国号为“瑶光”,慕容离为第一代君王。天璇王陵光自焚于王宫寝殿内,那时天权王执明正在天璇做客,执明冲进火场救陵光未果,伤心的返回天权,终身未曾娶妻。

可是史书是写给世人的,却不一定是真正的史实,史书后面还有另一半真事未曾书写,天璇王陵光自焚于寝殿,执明闯入火场把人救了出来,对外宣称陵光身亡,将陵光拐回了天权。而慕容离身边有“贤相”之称的乾元,正是公孙钤,慕容离到底将那平安符挂在身上,和公孙一起守护钧天的安宁。

执明陵光携手相伴走过了人生中剩余的岁月,俩人约定来世续缘。寿终正寝后返回天宫,却在轮回殿见到了莫澜,莫澜看着两个人食指紧扣,叹息一声说:“两位还想要再续尘缘吗?”

“这?不可以吗?人世太短,愿意永生永世都和我的小陵光在一起。”执明笑着回问道。

“两位可别忘了,你们下凡历劫是为了解开缠绕的星线,斩断情根,可不是为了让你们把情缘缠死啊。”

“那既然如此,把我们褪去仙骨,贬为凡人吧。享轮回之苦,却可得生生世世的陪伴。执明哥哥,愿意陪着陵光吗?”

执明狂点头,一脸愿意的不得了的表情,莫澜心下一狠,对着两人说:“你们是愿意了,可想过朱雀和玄武所守护的土地及人民,没了守护神兽,他们会遭受什么?”

听了这话陵光被吓得脸色苍白,喃喃道:“可我们又有何错,我们只想守在一起。”

“司命星君让我给两位送来这壶酒名曰“断情”,饮下后,情根会斩断离体,但修为也会受损。司命星君还说,两位若是继续痴缠下去,惹怒了天帝,小心带累蹇宾孟章两位。”

“他就这么不肯放过我和小陵光吗?”

“不是天帝不肯放过两位,而是,成神者不能够有私情。两位只有一个时辰思考的时间,好生珍惜吧。”莫澜说完离开,留下来两人。

“到今天才知道,为何星君那老头在朱雀封地里见到你的画像,总是露出那种表情。原来,他早知你我的结局。”陵光笑的一片惨然。

“那小陵光可曾后悔?”执明心疼的把陵光圈进自己的怀中。

“不曾,只是愤恨我们缘分太浅。”

“我也不曾”执明环抱陵光的手臂紧了紧,仿佛这样就不能把他们分开一样,“我只恨尘世寿命太短。”

听了这话,陵光一直忍耐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自你我分开后,我日日都在思念你,若是没了情根,失了记忆,我不知余生的日子该如何过?”

执明沉默不语,这样的日子他也过了千年,还以为那样的日子已经够苦,现在看来还算幸福,至少无人打扰自己的思念。

一个时辰很快就到了,莫澜和司命星君一同来的轮回殿,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司命到底开口问道:“两位神君,如何选择?”

执明松开陵光,起身将那壶酒斟出两杯,问道:“司命自然将酒送给我们,不就有了答案吗?”

执明将一杯酒递给陵光说:“小陵光,我们为神终究不能共白首,就喝盏交杯酒吧,权当了结了。”

陵光接了酒杯,点点头,两人环了手臂,仰头将酒喝净,执明看着哭到眼睛微红的陵光,不肯将视线移开自己的陵光,心中一痛,不管不顾的抱紧陵光,吻住了他,陵光愣了一下,然后尽自己所能的回应他。在这一瞬间,不去想别人是否会被自己拖累,宁愿死在当下,只求相伴。

酒中药效开始发作,两人疼的五脏六腑都缩在一起,也不肯放手,修为和记忆一起从身体涌出来,竟没有四处飞散慢慢变成两个小儿的模样,执明和陵光看着那两个小儿互相笑了笑,对司命说:“有劳司命照顾了。”说罢,两人都昏死过去,修为继续消散,直至又回到最初之时,两人继续重化成长。

这边动静太大,天帝还是知道了,看着这朱雀蛋和玄武蛋也被气的没了脾气,罢了,就这样吧,这两人真是管不了了。两颗蛋又被放回天帝后花园重化成长,蹇宾和孟章尘世历劫后,已经成为真正的神君,朱雀和玄武的守位只能拜托他俩多多照看了。那俩由他俩修为情根所化的小儿由慕容离和公孙钤送下凡了。

﹉﹉﹉分。。界。。。。。线﹉﹉﹉
还有一世,这篇,大概可以算六一贺

梦里相思不负【执光】[上]

看到各位太太都发了端午贺,我就试着写了一篇,第一次写文献给了我爱的执光,不好请见谅。应该大概也许会occ
﹉﹉﹉﹉我叫分界线﹉﹉﹉
第一世
初见时,是在天帝的后花园,四个上古神兽寿数将近,舍了一身修为重化成长。白虎和青龙醒的时间稍早,玄武次之,看着在一起玩的相亲相爱的白虎和青龙,小玄武叹口气,努力的爬上了放着朱雀蛋的那株梧桐树,看着还没破壳的朱雀蛋,小玄武用爪子戳了一下蛋说:“小朱雀,快点醒吧,和我玩啊。他俩都不带我,等你醒了哥哥就带你去玩。”这么絮絮叨叨的过了七天,小玄武像往常一样伸着爪子一戳,蛋壳竟然起了裂缝,然后越来越大,一声嘹亮的鸣叫冲天而起,一个周身火红的小家伙带着火焰便窜了出来,吓得小玄武忘了躲,直接被那火焰给燎伤了。

接下来的事,整个天宫都知道了,小朱雀破壳觉醒燎伤了小玄武,烧的还是额顶,治得好但却会留下痕迹,小朱雀知道自己烧伤的小玄武就是一直在树上陪自己的小哥哥,心里一阵愧疚,努力的隐了周身的火焰,去小玄武住的池边陪他。各位仙官都道,之前的朱雀神君同玄武神君一直不对付,这一世不知怎的感情这样好。

时间就这样过去,四个小神兽在这后花园嘻嘻玩闹着,迎来了白虎和青龙成年,看着已经化成人形并有了自己的名字,两只小神兽羡慕不已。终于有一天,小玄武也成年化形成人,小朱雀绕着他飞了一圈,放心的叹了口气说:“玄武哥哥,还好,没留下疤。”

小玄武爬在池边一看果然,被小朱雀燎伤的地方变成一缕紫发,倒是分外好看,执明伸手摸了摸小朱雀的头,笑着说:“就差你了,小朱雀。”

倒也没差几天,小朱雀也成年化形,许是出生时就带了火焰,化形那天火焰更重,烧了许久也不见化形,执明担心,蹇宾和孟章倒是淡定,凤凰尚要浴火重生,朱雀化形更是甚之,看着不担心的两人,执明气到不语,到底趁着两人不在意,给自己捏了厚厚的水盾便冲到了小朱雀的身边,用法力助他化形,这一帮忙倒是吓到了蹇宾和孟章,朱雀化形随意帮忙可是会帮倒忙的,那火焰哪能用法力随意熄灭,两个刚刚飞过去准备动手分开他俩便看到了执明怀抱一紫衣小人,甚是好看,这莫不就是化形后的小朱雀?

执明这通帮忙也留下了后遗症,历代朱雀化形后都有一双赤瞳,可是,陵光没有,陵光的眼眸是黑色的,同玄武一样,叫了太医看也毫无办法,赤瞳是将来陵光登仙的重要条件,没了它恐怕要多几轮历练才行。

执明捏了捏陵光的小手说:“这事,是哥哥对不起你。”
陵光笑了笑,回道:“没事,执明哥哥,不怪你,我不是也给你烧出了这个嘛。”说着伸手拽了拽那缕紫发。

四人化形后,在一起呆了没几天,天帝便下令让四人各回守位,护佑一方平安。到真是世事无常,关系好的蹇宾孟章,执明陵光都对位,这次一别,大抵除了天帝召唤,恐怕此生再无机会相见。

时间就这么过去,恍然间就过了千年。大抵应了那句“遥相望则相思相慕”,两人越发的思念起对方,情缘种于此。执明曾经想过养只小鸟,可是玄武封地太冷,哪怕慕容离和向煦把鸟儿养在烧了炭火的屋子里,也是不成的,是啊他的小朱雀还敢拿火燎自己呢,又岂是这么不易养活的。陵光也曾想养过小乌龟,但只要自己一靠近,小乌龟变会死去,哪怕裘振和公孙钤给小乌龟捏无数个水盾护体,也是哪有人像他的玄武哥哥一样能不惧朱雀的火气呢。

司命星君看着执明和陵光的命格,吓了一跳,两人的命格缠得太死,这世怕是不易解开啊。回了天帝,天帝倒是痛快,便让两人去尘世历劫,尘世走一趟,该解的便能解开了,看着司命星君那样子,怕是还有不易解开的,天帝大手一挥,以执明陵光为主,把和他们四个有关的都送下去,这次下去,要助执明把体内那缕朱雀之火排出来,也要助陵光找回赤瞳。

轮回殿里,执明和陵光各执一杯酒,这次下凡历劫,两人都晓得为了什么,执明像小时候一样牵起陵光的手,捏了捏,说:“天上不能顺心意,到了凡尘,小朱雀你可得记得我,咱们凡尘续缘。”

陵光含泪点点头,说:“我会记得的,记得玄武哥哥。”

听了这话,执明一笑:“小朱雀要记得我的这缕紫发,我也会记住小朱雀的眼睛,哥哥一定找到你。”两人相视一笑,喝了那杯酒,食指相扣的从轮回井里跳了下去。
﹉﹉﹉闲话分界线﹉﹉﹉﹉
本意想一次写完,可是晚上家庭聚餐,没空了😥😥😥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嗯,叶秋也是❤❤❤❤🌹🌹🌹

单纯记录一下 cr. 鹿晗姐姐团

我们的鹿哥,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啊

Crossing:

我是有时候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人,可我就是坚定不移的相信他。
拿出珍藏,只是想告诉大家这是一个真正暖心,会用心照顾粉丝情绪和想法的人。
那天
进了关以后只剩下我们前线自己,她低头在安检后方摆弄相机,没想到鹿就自己一人径直向她走来
LU:你跟机一起走吗?(因为入关前前线姐姐一直在拍图,lu知道是自己粉丝)
ME:不不不,我就是进来送送你(因为前线姐姐没想到鹿会主动过来,特别紧张)
LU:哦哦哦,那就送。。。吧
前线姐姐赶紧跟上,因为鹿走路太快,前线姐姐感觉一路都在小跑。
这一段儿因为紧张有点语无伦次,前线姐姐问了一堆没营养白痴的话题,但是一直在巴拉巴拉,鹿对这些无聊的话题竟也完全没有嫌弃有问必答
ME:不是休假吗,去首尔玩儿?
LU:也不全是,除了休假的事儿还有点儿其他的工作呢(感觉接问他具体去干嘛,他还能告诉你,就是这么耿直)
ME:就你一个人走,没有别人?(有点儿担心)
LU:还有小伙伴,(他往后指了指)都还没来呢~
ME:今天送机的人不多,看你心情蛮好的吗?
LU:心情,一直都挺好的啊(看见你眼睛在笑)
因为全程只有前线姐姐一个人在身边,鹿也开始被路人认出,前线姐姐问了两次这样一起并排走是不是对他有什么影响,鹿都很确定的说,没事儿,走吧!
⋯⋯又是语无伦次中
LU:我要去休息室了,你也去吗?(鹿看出了前线得紧张,主动问)
ME:我不去,但我可以领你去,我熟!
LU:。。。
(前线姐姐自己说完都想笑,这个机场鹿走了那么多次怎么会不熟。。。)
LU:诶?我看你怎么不拍照啦?(鹿突然问)
ME:我都跟你说着话了,还拍什么照啊。。。(有点害羞)
LU:那你如果不拍。。。就没有机会喽,休息室要到了(你一边笑一边指着前方的休息室)
ME:那。。。我就拍两张好吧?(一边心里带脏字地暗骂,这条路怎么那么短时间过得怎么那么快,一边举起了相机)
LU在慢慢地向休息室门口走去,很慢,然后突然回头,看的见你满脸的笑意,很暖很暖,然后时间定格,他向前走去,向后潇洒的挥了挥手,这一刻的美好永远停留。
这就是鹿,懂得照顾别人情绪和紧张,更不用说这那么多爱他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你们了。
有些事儿出来的时候,可能会疑问、不满甚至埋怨,但我们先冷静一下,问问自己的内心。我们是否真正的像我们自己说的那样信任他,我们到底喜欢他什么,我们为什么一下就喜欢他这么多年,还是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里?
那是因为,走过的这些年,无论是欢笑还是谷底,甚至是最难熬的暗无天理,他用时间和行动都证明了,他就是那个值得我们敬佩、不会让我们失望、知道感恩的人啊!
他对大家的关心和感谢也许可能很少表达出来,但我们都彼此懂得,这就是旁人羡煞的我们和他之间的默契。
所以,520,我爱你;521,我继续爱你。
表白

最近很爱听,虽然现在你不在,但是还在期盼着你的到来,我会加油,等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