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阡若

梦里相思不负【下】

第三世
吕鋆峰从小都在做梦,梦里有一个身穿墨色衣服的大哥哥,对他笑的很是温柔,可惜却一直看不清面容。梦做久了,对人肯定会有影响,再加上父母的期望,大学学的就是历史。

新生报到那天,在高铁站外看着拖着两个行李箱的吕鋆峰,有个漂亮的小姐姐朝他跑过来问道:“天大的?”

看着吕鋆峰愣了愣点点头,小姐姐又问道:“哪个系的?”

“历史系的。”

“又不是我们系的,朱戬,快过来,你们系的。”

那边叫朱戬的闻声抬起头,走过来,笑着把手揽在肩头说道:“历史系的?跟哥走吧。”

吕鋆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朱戬好像就晕乎了,反正反应时过来到了学校,朱戬提着自己的另一个箱子帮自己注册报到,然后又送自己回宿舍,这会倒是不好意思了,说:“学长好,你要不要喝点水?中午了,要不一起吃个饭?”

朱戬看着这个笑成小包子样的小学弟,突然就想咬他一口,笑着说:“可以。”

朱戬趁着吃饭的时间套到小包子大名叫吕鋆峰,专业也是考古,和自己一样,爱好也差不多,饭后,两个人互留了手机,加了微信,约着有空一起玩。

那天,吕鋆峰又做梦了,梦里除了那个身着墨色衣服的人,第一次有一个身着紫衣的人,两人一起坐在亭中好像在看什么,关系很是亲密的样子。醒来后想想,自己还真是魔怔了,自嘲的笑了笑,放平了心也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大学生活和自己想的所差无几,直到有天去旁听大三的课,坐在教室后面却看到旁边就是朱戬,便走过去打了招呼。朱戬见他没课本不方便,便将自己和课本都挪到了他身边,课间聊天发现在,自己这小学弟简直就是钧天史的小百科,难怪这课听的毫无压力。

旁听了一学期的课,两人的关系倒是更亲近了,常常天天黏在一起,直到某一天两人一起在食堂吃饭,朱戬的舍友看到朱戬一人坐在桌边,桌上却有两份饭,想到朱戬这学期老是不在宿舍,便凑到桌边问道:“等女朋友呢?让我们看看呗,不厚道啊,二狗子,交了女朋友还瞒着我们。”

朱戬一脸懵逼,“不是女朋友,真不是女朋友,一学弟,大峰,就是常常去蹭我们课的那孩子,你们认识啊,他汤蹭到衣服上了,去收拾衣服了。”朱戬解释的一脸无奈,舍友一脸你接着编的表情就是不听,结果那边吕鋆峰从洗手间过来了,疑惑看着桌边的人,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朱戬看到他,赶紧站了起来说:“大峰,赶紧的,这几个非说我在等我女朋友,给我证明一下,我这不等你了吗?”

吕鋆峰愣了一下,转眼间就懂了事情的来去,突然间笑的一脸狡黠,朱戬直觉不好,但也拦不住他了,吕鋆峰清了清嗓子说:“是我和他一起吃饭,可是,饭后他好像约了系里一个姑娘。”

舍友再看时朱戬一脸嫌弃,交了女朋友也不说,小学弟才是个实诚人,几个人便直直的问他,朱戬的女朋友长什么样,性格怎样。吕大峰同学本来只是想整朱戬,这会儿只能半真半假的往下编,舍友倒是深信不疑,却没注意到朱戬在眼眸中深意。

饭后,吕鋆峰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指着它说:“我先回宿舍换衣服,你先去图书馆吧,到了我去找你。”

朱戬摇摇头,说:“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手机快没电了,去你那充会儿电。”

到了宿舍,吕鋆峰先给朱戬找了充电器,然后就去衣橱里翻衣服,听到朱戬问道:“你们宿舍怎么这点没人?”

“哦,这不放元旦嘛,一个去邻市陪女朋友了,一个回家了,还有一个好像出去玩了,怎么了?”吕鋆峰答的漫不经心,丝毫没注意提问题人目光越来越深。

朱戬边去关门边问道:“所以,你们宿舍这几天只有你自己了?”

“对啊,”吕鋆峰那句怎么了还没说出口,就看到朱戬倚着门,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深意,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朱戬痞痞的一笑,走过来说:“这会儿知道怕了?刚才在食堂可不是这样的。”伸手摸着他的头发,继续说“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了?还个挺高的?短头发?人挺好看的?说吧,准备怎么赔我一个女朋友?”

吕鋆峰这会被朱戬摸头发摸的都要吓死了,“我,我,我把我们班的女生介绍给你。”

朱戬听了这没过脑子的回答,笑的更深了,“哟,你们班还有女生呢?蒙谁呢?我可是和你上过课的,你们这一届的考古可真是个和尚庙呢。”

吕鋆峰本来就蒙着呢,朱戬的手又摸上了他的脖子,再看着朱戬就再自己身前,不由的往后缩,直到靠到墙边,无法直视朱戬的眼神,头只能偏到一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就像一个被调戏的小姑娘。朱戬继续在耳边低声说“怎么赔啊?小meimei”

吕鋆峰感觉自己要疯了,“我,我把我自己赔给你。”
朱戬听了这话笑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吕鋆峰看他笑成这样,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我,不是,我,”

朱戬拉过他一起坐在地上,轻轻的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认真的说:“我喜欢你。”

吕鋆峰刚刚恢复的智商,啪,又掉线了,完了,自己好像要栽到这了。所以,在朱戬问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时,自己又点头了,可是,那么高兴的心情是怎么回事?仿佛等了很久一样。

被朱戬这么一闹,两个人也没去成图书馆,中午吃的有点多,吕鋆峰有点食困,便回床上睡了,朱戬坐在床边守着他玩手机,不知怎么也睡着了。

吕鋆峰在梦里又看到了那两人,不同的是朱戬也在他身边,两人看着亭里的两人。有几句话隐约传入耳中,恍然间听到墨色衣服那人叫紫衣人“小陵光”,又见他衣摆之上又有朱雀图腾,朱戬小声的在吕鋆峰耳边说:“紫衣服的人是谁?”

“我猜可能是钧天史里的,”

两个人自以为小声的交流,却不想紫衣人直接朝了两人藏身之处掷了个茶杯过去,厉声问道:“是谁在那?”

两人直觉不好想跑,这一吓竟是被吓醒了。醒后才知道两人确实进入了同一个梦境中,吕鋆峰爬下床将自己整理的资料翻出来,递给朱戬说:“紫衣人若是没猜错应该是天璇王陵光。”

朱戬翻着那一沓资料,详细的记载了钧天史中启昆帝登基开始,到瑶光王慕容离离世近百年的事,还有一些近代的考古资料,最后是一些素描画,看时间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朱戬敲了敲画问道:“你以前总是梦到吗?”

吕鋆峰摇摇头,“也不是总梦到,以前梦里只有一个人,遇见你后,开始梦到那两人,今天是第一次看的清脸,能听的说什么。”

朱戬点点头,看着资料里文件,说:“天璇王陵光墓是衣冠冢吧?会不会是找错了?”

“没找错,之前挖到的确实就是,那墓就是衣冠冢。墓里棺椁上有朱雀图腾,肯定是天璇王陵墓,墓里还有陵光的私印,应该就是衣冠冢。”

“瑶光史上说瑶光王慕容离记恨陵光攻打瑶光郡时太过暴虐,逼死瑶光王室众人,瑶光边境屯兵三十万,逼陵光自尽,陵光自焚于天璇王宫。可是,自焚的话尸骨也不应该不见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黑色衣服的人是谁?”

朱戬也摇头表示自己不知,两个人倒还像以前一样,天天黏在一起,偶尔朱戬也会调戏一下自家的小男友,然后就是期末考试,放寒假,让两人不得不开始异地恋。

寒假开始才两个星期,朱戬已经开始想念他的小包子了,可是快要过年了,谁去看谁都不现实,正在忧虑之下就接到了自家小包子的电话,吕鋆峰在电话那头开心的喊:“朱戬,快来接驾,孤王北巡了,还不赶紧迎着点。”

朱戬去了高铁站把人接过来,安置到家里,吕鋆峰拆开行李箱把一沓资料递给朱戬说:“有没有意思去看看?”
朱戬翻了半天,吃惊的问:“这谁的墓?不会是天权王执明的墓吧?这已经考古挖掘了?你怎么知道的?”

吕鋆峰点点头,“我爹赞助的第一手资料,现在虽然还没开棺,但棺外的陪葬品已经可以表示身份了”,接着从那沓资料里抽出一张照片,指着继续说:“你不觉得这棺木太大了吗?墓室的大小也有点怪。”

“天权王执明好像没有娶妻生子对吧?”朱戬看着吕鋆峰点头,接着说:“墓室的大小应该是可以放两具棺椁,现在只有一具,又这么大,里面会不会是两个人?”

“这?有可能吗?”

“有可能,执明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帝王不娶妻生子都干的出来,和自己的心上人躺在同一具棺椁里这种事不更是小菜一碟嘛。”

“有道理,那你去不去看看?”

“去,可是怎么进去啊?”

吕鋆峰傲娇的指了指自己,“包在我身上。”

两天后,吕鋆峰带了朱戬去了考古挖掘地,吕鋆峰的父亲吕教授是这次考古的负责人,因为吕教授的关系,两人也换上了工作服,帮忙清理墓室并整理墓室中出土的文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去了一次挖掘现场后,吕鋆峰就整宿整宿的做梦,除了朱戬外谁都叫不醒,医生也不知怎么回事,更重要的是,离开朱戬很快就会睡着。朱戬想带吕鋆峰先回自己家养几天,却发现吕鋆峰离开挖掘现场太远连自己都叫不醒,没办法下朱戬只能天天带着神思恍惚的吕鋆峰去挖掘现场。

朱戬看着吕鋆峰把包子脸都瘦没了,心疼的把他搂在怀里说:“早知道就不该让你来这,现在,走都走不了。”
吕鋆峰拍拍他手臂示意自己没事,没一会,吕父手下的小研究生叫他俩过去,到那发现棺椁外面已经清理干净了,棺木的顶上竟然绘了朱雀和玄武两种图腾,朱戬捏了捏吕鋆峰的手示意他放心。等到棺木打开后,里面真的是两具尸骨,那两具尸骨十指紧扣挨在一起,这是执明和他没入史册的王后?清理棺内的时候,那小研究生发现了一对刻章,章上是“执明”,“陵光”。喊了大家看了,这才知道,怪不得陵光墓只是衣冠冢,尸身竟是葬在了天权王执明墓中。

清理工作还在继续,晚上照旧回宾馆睡觉,朱戬洗完发现吕鋆峰又睡着了,把他挪上床,盖好被子,掐了掐吕鋆峰的小脸,小声的说:“这毛病也不知以后能不能治好,放心,我陪着你呢。”也躺在床上睡了。

“醒了?你们两个终于来了,到叫我们好等?”

朱戬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一袭紫色的长袍,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王者气息,不确定的问:“你是陵光?”

陵光点头道:“正是孤王。”

正说着那边便有一墨色长袍的人走来,将手中的小盒子递于陵光说:“果真在那,我把他带回来了,你来吧。”
陵光打开了盒子,把“他”放了出去,没一会吕鋆峰就醒了。朱戬迟疑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陵光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事,他去了执明哥哥的墓里,不小心把其中的一魄留在了那,执明哥哥把他带回来了,你作为执明哥哥的分身转世,自然是除了你谁都唤不醒他。”

朱戬听了这话看着吕鋆峰的眼神恢复清亮,放下心来。问道:“那你们是有什么事要嘱托吗?为何总是进入大峰的梦境中呢?”

“本王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他过的好不好?”执明笑的略带一丝羞涩,“这些日子见不到我的小陵光,只能看看他的分身转世了,他很好,小陵光自然也会很好。”

朱戬听了点点头,看着吕鋆峰一直盯着执明看,便问道:“怎么了?”

吕鋆峰挠挠头问执明:“你是不是救过我,我记得小时候掉到水里过,差点淹死,可是,家里人都说我出现幻觉了,刚刚看到你,突然就想起来了。好像是从那开始,我就开始梦到你了。”

“是啊。谁知道那小子生的离你那么远,本王只能自己多照看一下了。”执明转头看像朱戬“你小子可要好好照顾他,别让本王分心,本王还要照顾小陵光呢。”

陵光拍了一下执明让他别乱说话,对他俩说:“执手不易,两位好好珍惜,人生不过百年,切莫错过。”陵光叹了口气,“我们送你们离开这吧,莫再来了。”说罢和执明一起送他们到了河边,伸手将两人推了下去。

朱戬从梦中醒来,伸手摸到手机,屏上显示着“4:30”,被手机光闪了一下,吕鋆峰迷糊的问:“几点了?”
朱戬伸手将他圈入怀中,“还早,四点半,再睡会吧。”
吕鋆峰转了转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了,朱戬揽着他偷偷的亲了亲他的额头,也继续睡了。

这次醒来后,吕鋆峰终于睡醒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整日昏昏欲睡。考古队过年也没休假,吕爸爸和吕妈妈都在考古队工作自然是在一起,两人这些日子天天看到朱戬对自己儿子的照顾,对于两人的感情也有所感知,但也不忍心拆散,便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答应了让他去朱戬家过年。

朱戬的家人都是很和善的人,年过得也很开心,两人的恋情家里人似乎是有所感觉,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成没看到。

生活就这样继续,家人对两人爱情的默许态度,也让两人执手相伴到老。

两人毕业后,都去了研究院,主要研究钧天史,并从事文物保护和复原工作。执明墓中曾出土一个精巧的金盒,盒子里封了一张锦书,上面写了他与陵光的往事,写了为何陵光墓只是衣冠冢,也写了两人为何会同棺而葬,锦书保存的很完好,争议了许久最终锦书也作为文物进行了展览,让世人都知晓了两人的爱恋。朱戬和吕鋆峰手拉手去看了展览,在那幅锦书前相视一笑,上辈子很幸福,这辈子也会的。
﹉﹉﹉END﹉﹉

评论(3)

热度(38)

  1. biu沐阡若 转载了此文字